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四川铁面法官突发疾病辞世 开会出差都带着药罐(图)

2018-01-18 07:49:39

  佛山哪里有管材发票开【邓经理13714519549】可代理:住宿费,餐饮费,手撕定额费,增值税普通,增值税专用,苗木,印刷费,医药医疗费,咨询费,运输费,房屋租赁费,制作费,办公用品,国税,地税,手写,出租车,加油费,材料费,工程费,服务费,培训费,设计费,策划费,宣传费,广告费,机动车,劳务费等。

  那个背着药罐出差的 铁面法官 倒在案情分析会上

  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齐工作中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辞世

  “有一种信念,可以统一意志,凝聚力量;有一种追求,可以锻造灵魂,改变历史。”――摘自何齐笔记本扉页

  然而,何齐再也回不来了。他在工作中突然倒下,送医后不救辞世,桌上的工作笔记永远停在了2017年11月23日。下午的律师会谈,他缺席了;次日的省高院开会,他缺席了;和女儿约定的旅行、女儿未来的婚礼,他统统都缺席了……

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齐的办公日志,永远停在2017年11月23日这一天。

  最后遗言

  “我现在没事了,

  你们快回去上班”

  何齐生前系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2017年11月23日上午9时,他召集几位立案庭的法官研究案子,庭长李晓云也在。

  “刚开始不久,就看他脸色不对。”李晓云说,大家赶紧扶着他去楼下诊所输液。也就几分钟,何齐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眼神儿也不对了。“打120!”有人在人群中喊了一声。刚打了120,何齐却说:“我现在没事了,你们快回去上班。”这句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何齐反复说了三遍。

  12时48分,何齐的心电图上,出现了一条刺眼的直线。急救医生遗憾地宣布:“瞳孔散大,已经走了!”

  一切来得太过突机械设备发票濮阳然,以至于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501办公桌上,何齐当天的工作笔记还写着,当天下午有个和律师的座谈会,次日到省高院参会。

  何齐,男,汉族,四川南江人,生于1967年9月,1987年8月参加工作,199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系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2017年11月23日,何齐在研究案件过程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年仅50岁。

  药罐不离

  被痛风折磨20多年

  开会出差都带着药罐

同事把何齐遗像擦得干干净净。

  铁面无私

  拒绝帮忙打招呼

  妹夫与他断绝交往

  何齐走后几天,亲朋、同事、案件当事人纷纷前来悼念。怔怔地望着四五百个花圈,女儿何佳阳平静地说:“他这辈子什么都没有,花圈最多。”

  前来悼念的亲友中,何齐妹夫却迟迟没有出现。“看来他还没原谅我哥。”何齐的弟弟颜河不无遗憾地说。

  原来,何齐妹夫一直在打一个民事官司。去年,该案上诉到了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想着哥哥是法院的领导,他就提前跑到法院找到何齐,请他给主审法官打个招呼。不料,被何齐当场拒绝。后来,妹夫拿到判决书,当场丢下一句“我没有你这样的舅子!”随即转身而去,之后再没有联系。

  在何齐那里吃闭门羹的,又何止妹夫建筑安装发票辽源一人,何齐的老父亲、大姐颜月生、弟弟颜河都有过类似遭遇。颜月生的儿子在当地上了师范专科学校,之后一直没能找到工作,他好几次找到何齐,都得到同样的回复:“这个要他自己努力考,我帮不上忙。”

  久而久之,倒是弟弟跟他有了默契,每次有朋友找到颜河要他哥哥“打招呼”,他都告诉对方,“你自己直接联系就是,我说不上话。”当朋友再次向他抱怨何齐不肯帮忙时,颜河总是笑着回答:“他就是这么个人,我们都拿他没办法。”

  拒绝帮人减刑

  工作中不怕得罪人

  巴中中院一位法官,是何齐的老部下,她的一个表兄因为挪用公款,被法院判刑后,在巴中监狱服刑。亲人多次让这位法官想想办法,能不能争取假释或者减刑。因不堪纠缠,有一天,这位法官鼓起勇气找到何齐。“对分管这块工作的何副院长来说,还是有可能帮上忙的。”这位法官说,谁知何齐听完后,沉默了一阵,然后委婉地说:“现在都是劳动积分,只有喊他好好表现,我真不能就这么把他刑期给减了。”

  见类似的请托有增多的趋势,何齐想了个办法,在法院公开放话:“减刑的不要找我,我把他放了,我就进去了。”之后,再也没人上门找过他帮忙减刑。

  “工作中,他都是对事不对人,从来不怕得罪人。”巴中市中院机关党委副书记何小蓉说,她还在案管办的时候,发现巴中各级法院在电子卷宗这块做得不规范,中院比基层法院做得还差一些。“大家平时都要打照面,有些还是熟人。”何小蓉有所顾虑。作为分管这块业务的副院长,何齐知道后,要求何小蓉逗硬执行,全部通报出来,“不要搞灯下黑,有我在,你不用怕”。这次,巴中中院数十名法官被通报批评。

何齐生前走访群众。(资料图片)

  爱民法官

  “老百姓打官司

  不能让他们寒心”

  在巴中中院,很多年轻法官听过何齐一句话,“有两个地方,是老百姓最不愿去的,医院和法院。最后能鼓起勇气来法院打官司,就应该鼓励,不能寒了老百姓的心。”

  何齐接到的案子,基本都是二审案件。“有些案子根本不用开庭,但他几乎件件案子都要亲自开庭审理,而且一审就是半天。”巴中中院民一庭法官袁梅说,她为此曾专门问过何齐。“有些案子不是法理的问题,老百姓来法院就是想说理,如果你听都不听他说,这道坎他肯定过不去。”何齐回答。

  “他要求我们审案一定要坚守底线。”审监庭庭长刘伯梅总喜欢到何齐办公室讨论案子,重大的案子让何齐把把关,她才能更放心。

  不久前,刘伯梅审理了一起赡养案件,原告杨某与4个子女就赡养义务责任划分出现纠纷,由于有收养和离婚的因素,案情较为复杂,尤其一审判决书释法明理这块儿让刘伯梅更是大伤脑筋。刘伯梅敲开了何齐的办公室,当晚,何齐反复研究了整个案件细节,第二天天一亮,刘伯梅就接到何齐打来的电话,说他昨晚一夜没睡,根据记忆手写了释法明理部分。

  何齐在起草的判决书中这样写道:“《父亲》这首歌词写得很好,人们都说养儿能防老。子女小的时候,父母省吃俭用,对子女无微不至地关怀,时刻担心儿女吃不好、穿不暖,日日夜夜盼望着子女快快长大,成家立业。当父母老了、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无论是从法律规定,还是风尚民俗、道德伦理、人之常情,子女赡养老人都是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

  借民间耳熟能详的歌曲,劝告赡养纠纷的子女,最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判决书下达后,一直闹访的当事人服判息诉,周围的邻里也对法官的判决表示认同和支持。

  在何齐30年的法律生涯中,他办理案件近2000件,处理信访案件近100件,接待当事人近3500人次。所办案件从未出错一次、无一例矛盾激化,所审结的案件无一改判和发回重审。

老父亲对何齐的离去悲痛不已。

  女儿怀念父亲

  “我再也无法触碰到他了”

  何齐走之前,在北京工作的女儿何佳阳也得到了消息。

  一连接到三个电话,她意识到了严重性。用手机订机票的时候,眼泪已不受控制。当她接到第四个电话时,妈妈告诉她,爸爸走了!此时,她正在过安检,突然哭得失控,“安检的小姐姐,示意我走快速通道。”

  赶回家的时候,何齐已经躺在冰棺里。“最后一次握他的手是在去年过年的时候,如今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自此以后,我再也无法触工程机械发票山南碰到他了。”何佳阳说,与父亲最后的交流,是在前一天晚上,父亲在微信中给她发了个“花一千万都看不到的视频”。何佳阳回复:“你女儿在视频行业,哪有看不到的视频哦。”之前,父女有过约定,等何齐退休了,一起出去旅游。“突然觉得自己坚持的很多东西都没有意义,很多事情自己都没有珍惜。”何佳阳说,爸爸在那边再也没有病痛折磨了。

  前不久,巴中下了场雪。何佳阳在一篇纪念父亲的文中写道:“巴中下雪了,山河一层一层,裹上羽毛,用壮美掩饰哀伤,飘落的不是雪,是凋零的花絮,也是来年再生的种子。我知道无论你在哪,你都依然爱我。如同你知道无论我在哪,我都时刻想你。”


相关报道:管材发票伊犁
相关报道:机械设备发票濮阳
相关报道:建筑安装发票辽源
相关报道:工程机械发票山南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