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中日专家会诊日遗化武受害者 有人是重症病房常客

2017-11-20 01:55:58

   大庆电子设备发票_手/机/微/信 136-3244-4218-- 张/经/理。████████/验/后/付/款,诚/信/合/作!卡戴珊毒药又发作!这次感染一个队 哈登笑了

国内网速哪里最快?上海再次领跑全国

  众所周知,瓜帅的首发阵容几乎每场都不一样,没想到这还引起了他妻子的不满。


  

  中新网齐齐哈尔11月20日电(田野青)11月18日清晨七点半,齐齐哈尔医学院附属第三医院的门诊大楼迎来了一群特殊的患者,这39名患者都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日军遗留化学武器的受害者,他们来此统一接受专门安排的身体检查。

  此次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受害者体检活动由“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与日本“NPO法人支援化学武器受害者日中未来和平基金”联合举办。中方由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理事、“细菌化武受害者救助基金”会长王鑫岳负责统筹安排,由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细菌化武受害者救助基金秘书长单长清女士具体执行,日方由“中国人战争被害赔偿要求日本律师团”副团长南典男坐阵指挥,确保体检工作的有序进行。

  现年62岁的南典男早在1995年,在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的帮助下,与731细菌战受害者遗属敬兰芝女士取得联系,调查取证731细菌战受害事实,开始关注日本侵华战争受害群体。1994年,以小野寺利孝为首的日本律师,在童增的支持下与中国战争受害者亲自接触,了解到触目惊心的受害事实后,遂与童增签下对日诉讼委托协议。小野寺利孝回到日本后,随即着手组建“中国人战争被害赔偿要求日本律师团”,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该律师团始终坚持援助侵华战争受害者的对日诉讼,在诉讼过程中,借助媒体宣传向日本人民宣传日军的侵华暴行,呼吁不忘战争、警钟长鸣。诉讼内容包括“慰安妇”、大轰炸、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大屠杀、细菌战、劳工等方方面面,南典男任该律师团副团长,主要负责日军遗留化武受害者诉讼。

  从1996至2006年,在以罗立娟为代表的中国律师及中日民间团体的支持下,南典男亲率遗留化武受害者几度赴日诉讼,要求日本谢罪与合理赔偿,在日本政府的无理干涉下,无一例获得终审胜诉,受害者至今未获来自日本政府的任何资助赔偿。

  虽然诉讼无门,但是中日律师从未放弃对受害者的救助,罗立娟律师为支持受害者不惜卖房借债,以南典男为首的日本律师,在日本社会发动民间爱心团体组织募捐,最终获得日本NPO法人基金会的支持,承担起对受害者每年一次的检诊活动,自2006年伊始到现在,检诊活动其举办了11次。

  在检诊活动的早期,活动费用均由日本律师团自筹,所有检查及问诊活动也全部由日方医生独立进行,后来他们争取到了日本NPO法人“日中未来和平基金”的支持;2012年,日本律师在中国的义举逐渐广为人知,哈尔滨的医学界相关人员开始参与身体检查与义诊;2015年,该活动得到了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的资金援助,自2015年以来,该项活动已实际演变成一项中日联合开展的面对受害者的国际检诊活动,活动的资金费用由中日两方各自承担50%。

  这些日军遗留化武受害者,二十多年来虽然得到了中日律师及民间团体的无偿援助,但有限的援助与严重的疾病相比,不过是杯水车薪。人体一旦被日遗化武感染,就像是被幽灵缠身,终身无法摆脱,这个“幽灵”会逐渐摧毁人体呼吸系统、免疫系统、中枢神经系统,使受害者患上各种疾病,而当今医学对病情的发展束手无策,许多受害者在长达数十年的慢性折磨中艰难求生,直至痛苦离世。

日本医学专家对受害者李国强进行面诊。

  受害者李国强,1987年作为医学工作者去调查日遗留毒气弹不慎被感染,30年来疾病缠身,不仅无法工作,高昂的医疗费用令他家徒四壁,如今更是虚弱不堪,时时面临死亡威胁。

  受害者仲江,1982年,在风华正茂的21岁时不幸被感染,毒气直接喷到他的全脸、脖子,当时几近毁容,感染后离群索居躲了七八年,面部恢复正常以后才敢面对世人。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各机能均出现问题,他感染的是毒性最强的芥子毒气,35年来,死神的阴影时时笼罩着他,令他感到绝望。他说:“芥子毒气已经浸入到我的血液、变成了我的机体,怎么也清除不掉了,我这辈子算是攥它手里了,什么时候死了埋了烧了,芥子毒气才算放过我了!”

  当年震惊中外的84事件受害者之一温涛,被感染时仅18岁,从那以后,他失去了劳动能力,最让他备感折磨的还不是他虚弱的体质、模糊的视力、仍然不断溃烂流血的伤口,而是他两个年幼的孩子也莫名其妙的患病,8岁的大孩患先天性心脏病,二孩只有21个月,刚刚又查出淋巴肿瘤。老父母本已是年老多病,而家里唯一的劳动力----- 他的妻子,最近又被医生诊断为强直性脊椎灰质炎,一家六口,人人抱病,日子难以为继。

日遗化武受害者李臣,在医院的重症病房艰难度日。

  在世受害者中毒最深、病情最重的李臣,如今已是医院重症病房的常客,虽没能参加此次体检,但也纳入了诊疗救助的范围。1974年的一个夜晚,在松花江佳木斯路段,还是壮年小伙的李臣在挖泥船上清理淤泥的时候,不幸被从江底挖出的日军遗留毒气弹所伤,从那以后,重病缠身,每天忍受身体剧痛,头痛欲裂,数度出现自杀幻觉。四十三年过去,仍然被恶魔牢牢卡住了喉咙,每天都是无穷无尽的痛楚,生不如死。

  日军遗留化武受害者年龄最长者、70岁的于景芝老人,在体检过程中体力不支、数度咳嗽至几近窒息。年龄最小的两位受害者,25岁的周彤与21岁的刘浩,他们中毒时的年龄分别为12岁、8岁,13年前,俩孩子在河边玩耍的时候偶然发现一个像啤酒瓶子一样的“容器”倒插在河床里,出于孩子的好奇,他俩拔出“容器”,里面的液体溅到身上而不幸中毒感染。两位年轻人因为救治及时,愈后良好,他们每年都接受体检,以往的几次体检结果均无大恙,但是今年的结果却令人担忧,周彤的胃部及咽喉部发现异常,一向不抽烟不喝酒的刘浩被查出肺部已经开始纤维化。

日遗化武的小受害者们,如今已长大成人,右三、右四、右五分别为刘浩、周彤、罗立娟律师。

  中日双方共同努力支撑起来的每年一次的义务检诊,旨在为受害者们筑起一道安全的生命防线,护卫他们的健康,但是在日军70年前亲手制造的这个“幽灵”面前,这道防线竟是如此的脆弱。这些受害者,多数失去了劳动能力,需要终生面对逐渐加重的病痛的折磨,高额的医疗费用更是令家庭经济负担沉重,许多人因不享受医保,根本无法到医院接受正规的治疗,只能依靠从药店买来的止疼药止疼度日。

  18日晚,来自日本的医学专家一行7人赶往齐齐哈尔,19日一早,即与中方医生一道,基于前日的体检结果开始对受害者一一面诊,20日,中日双方医学专家聚集一堂进行会诊,研究疾病发展的新动向、探讨新举措,至目前为止,对于受害者逐渐加重的病情,医疗手段只能对疾病起到稍稍的缓解作用,但是无法根本改变疾病加快加深的进程。在检诊活动结束后,中日双方组织者向每一位受害者捐赠了2000元救助基金。

  南典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发动战争造成现在危险的状况,这个责任是无法逃避的,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国民也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我们通过NPO,发动对受害者的援助,另一方面,通过对日本民众不断的宣传教育,让大家知晓侵略战争事实,了解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以此建立中日之间的纽带,我们希望通过中日民间的不断努力,敦促日本政府承认战争犯罪事实,全面解决日军遗留化武问题。

原标题: 中日专家会诊日遗化武受害者 有人是重症病房常客


相关报道: 丹阳电子设备发票哪里有购买中国最大淡水湖迎候鸟迁徙高峰 江西进入保护时期
相关报道: 丽水五金发票哪里有购买王子被抓中东首富落马 沙特反腐风暴背后有啥文章
相关报道: 电子材料发票镇江北斗专家:北斗全球化时间表是压力也是动力
相关报道: 贵阳建筑材料发票官方谈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延期:需深入总结经验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