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官方治理校外培训机构 在线平台成超纲教学新土壤?

2018-05-21 20:57:34

  厦门线材增值税发票【王生13560349919】可代理:住宿费,餐饮费,手撕定额费,增值税普通,增值税专用,苗木,印刷费,医药医疗费,咨询费,运输费,房屋租赁费,制作费,办公用品,国税,地税,手写,出租车,加油费,材料费,工程费,服务费,培训费,设计费,策划费,宣传费,广告费,机动车,劳务费等。   

  在线平台成超纲教学的“新土壤”?

  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持续推进,记者发现,有不少培训机构的线上课程存超前超纲问题

  暑期将近,不少教育机构借微信朋友圈等平台推广相关直播课程,记者调查发现,不少课程内容存提前、超纲教学的问题。

  根据教育部近日发布的消息,按照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整体安排,5月9日至15日,教育部、民政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派出七个督查组,赴华北地区、东北地区等地开展专项督查,覆盖全国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自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以来,已有27个省份出台了详细的专项治理方案。面对“史上最严整治”,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哪些调整?《通知》中的“不良行为”是否依然存在?

  现象 线上直播课存超前超纲现象

  “我家孩子,清华老师教的!只让这样练数学,不外传。99元14节课,限10人!”5月初,一年级学生家长吴女士浏览微信朋友圈时,被“数学培优和竞赛”投放的一则广告吸引,点击广告链接后,吴女士被导流到“猿辅导小学生数学思维培优暑期双师系统班”购课页面。几天后,吴女士的微信朋友圈开装饰材料发票石嘴山又出现了一则“小学生数学培优”投放的广告,广告内容与前者高度相似,点击后被再次导流到此前的购课页面。

  猿辅导提供的小学生数学线上课程是否存在超前超纲现象?为此,记者以家长身份进行课程咨询。猿辅导客服提出需要比孩子实际年级报高一年级,例如,建议在读五年级的学生报名六年级课程,并表示,“思维培优的课程就是偏向奥数的课程,有竞赛内容的体现”。

  在客服给出的课程介绍表格上可以清楚看到,猿辅导小学数学四类课程均非100%课内内容,其中“数学思维培优课”课内内容占比为30%,而“数学思维尖子课”课内内容仅占20%。据客服介绍,猿辅导所有课程均为线上直播教学,没有线下课程。记者在猿辅导官网看到,小学课程体系中包括奥数,而初中课程体系中也提及在暑期进行新学期知识“超前学”。

  就相关课程内容,记者致电猿辅导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应称:“在所有的学习产品的设计上,完全不存在‘超前超纲’的现象,所有课程内容、大纲均是全国性的设计,并且对所有人完全公开透明。猿辅导的学习产品都是以学生能力培养、兴趣挖掘为核心出发点,从未与任何一个城市的任何学校建立课程或升学相关的关系,更没有参与、组织任何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竞赛或活动。”

  除了猿辅导之外,以“暑期不浪费,开学更从容”为宣传语的学而思网校微信朋友圈广告也吸引了不少家长的目光。记者以四年级学生家长身份咨询时,客服推荐了难度较低的“新五年级数学直播启航班”课程。据她介绍,该课程主要包含本学期难点的巩固、下学期部分内容的预习和部分课外内容。客服还表示,学而思网校的线上课程与学而思培优的线下课程在进度和教材上均有不同。学而思网校相关负责人透露,本月底学而思网校将升级大数学体系。

  记者了解到,近段时间,微信朋友圈频频出现中小学直播课程的广告。经过探访发现,有些直播课程仍然存在提前和超纲教学。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在专项治理行动实施的同时,机构提供的超前、超纲教育内容是否也暗暗地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机构

  部分机构转向学科能力培养

  2月25日,教育部等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整治校外培训。政策下发后,部分机构宣布不再举办杯赛、测试、集中分班诊断等活动。4月,新东方教育科技开机动车发票怀化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学而思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学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全国160家校外培训机构共同签署了《校外培训机构自律公约》,承诺避免“超纲教学”“强化应试”,绝不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厦门线材增值税发票竞赛等。

  政策背景下,教培行业开始予以应对。课程内容上,头部企业转向对学科综合能力的强调,如:近日,一封《学而思对内部学员信》显示,升级小学数学暑期课,课程设置上提高了与生活的贴近性,增加动手环节,建立多元能力评价体系。并指出,新课程严格对标《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课程体系交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审核。

  新东方泡泡少儿则针对一年级学生推出首款数学绘本《有趣的数学》,宣布将立足于培养孩子的数学思维、独立思考与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相关绘本课程将于今年暑期落地部分校区。

  除了机构自查自改,部分城市相关政府部门已出手进行突击检查,广州、西安等地已有不少违法违规培训机构被限期整改甚至关停取缔。按照《通知》要求,专项治理第一阶段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要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

  家长

  部分家长表示有拔高需求

  然而,家长对拔高超前课程仍然有需求。来自北京的王女士孩子在读小学二年级,她为孩子报名了学而思的语文、数学课程。在她看来,有选择性地购买一些校外培训课程是很正常的教育需求。“我给孩子报数学培训班,关心的不是孩子是否在小升初的选拔中有什么优先权,只是希望他能在学校学习中不掉队。”王女士告诉记者,孩子所在班里有许多孩子在校外机构学习,他们在学校就显得不吃力,具有一定优势。

  对于拔高内容,四年级学生家长于女士则表示,假期里提前学习下一学期甚至是下一学年的知识是自然而然的事,这样孩子在新学期中的学习就不用太担心了。

  特别是随着在线教育的逐步发展,不仅仅线下,线上平台也成为了学生参与培训的“阵地”。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中心副主任王凯表示,“在线教学具有更多的隐蔽性,不需要实体地点,监管起来会比面对面授课更难,部分线下课程内容可能会向线上进行转移。”

  焦点1

  综合治理是否涉及在线教育机构?

  针对此类线上课程是否违背《通知》要求以及专项行动对线上培训机构有何要求等问题,记者发函询问教育部,截至记者发稿时,教育部负责人尚未回应。相关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综合治理行动主要还是针对线下。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中心副主任王凯认为,虽然《通知》里没有对线上或线下的教学形式做明确说明,但是它对课程本身是有要求的,在线教育的内容难度也必须符合课程标准。

  上海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要治理超纲教学关键是要立法。不是说线下办不下去了就可以跑到线上去办,线下怎么回事,线上就怎么回事。”

  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认为,目前国家在在线教育方面的法律法规相对不完善。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可依据,教育部此次行动也就没有明确到底如何去治理线上培训机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线上培训机构就可以违反规定去开展一些超纲课程,不管线上线下机构都应该去遵守《通知》要求。“我判断,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国家会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

  焦点2

  在线教育离规范化有多远?

  黄向伟表示,当下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都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而非在教育部门取得办学许可、培训资质的教育机构。“应该说,现在国内没有一家真正有在线教育办学资质的机构。”

  熊丙奇表示,上海曾进行过摸查,发现有六成的教育机构都是不合法的,要么有照无证,要么有证无照。全国范围都是这样。线下都是如此,线上更加严重。为什么这么多机构都是无证无照呢?因为办证门槛太高了。这最终导致,一是无证无照的机构取缔不了,因为庞大的市场需求存在,第二,准入门槛太高,导致大企业大机构行程价格垄断。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降低准入门槛,把机构纳入监管体系。问题不在于是民办还是公办,也不在于是线上还是线下。现在的监管貌似很严格,但会导致大量无证无照机构处于灰色地带,加之市场需求是旺盛存在的,没有形成完善的法律体系,最终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 政策解读

  相关法规尚待出台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程知音

  在4月20日教育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之前,我国对在线教育并没有相关规范。而《征求意见稿》规定: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前款规定的文化教育活动,以及职业资格培训或者职业技能培训活动的,应当取得相应的互联网经营许可,并向机构住所地的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申请办学许可。

  但是,这一规定是原则性的,这并不具有操作性。因为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办学许可证时,必须有个审批文件依据,如对在线教育的师资、场地等的要求。目前征求意见稿里没有提及这些相关标准,还需要不断完善,因此真正的落地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

  有业内人士透露,《征求意见稿》第一次真正涉及在线教育的办学资质问题。这释放了一个积极信号,接下来在线教育机构会一步步被纳入监管范围之中。“目前处于一个政策过渡期。征求意见结束、条例正式出台之后,在线教育机构必须要向教育行政部门申请办学许可。”


相关报道:开电线电缆发票松原
相关报道:开装饰材料发票石嘴山
相关报道:开机动车发票怀化
相关报道:开原材料发票石嘴山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