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爱心妈妈”事件调查:有名又强悍 维权还是无赖?

2018-05-21 23:12:31

  湖南粮油发票【王生13560349919】可代理:住宿费,餐饮费,手撕定额费,增值税普通,增值税专用,苗木,印刷费,医药医疗费,咨询费,运输费,房屋租赁费,制作费,办公用品,国税,地税,手写,出租车,加油费,材料费,工程费,服务费,培训费,设计费,策划费,宣传费,广告费,机动车,劳务费等。   

  “爱心妈妈”事件调查:维权还是无赖?

  在当地政府官员的眼中,既有名又强悍的李利娟,是一个令人无奈的存在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2018年5月8日上午,21个乡镇卫生院的医用车陆续驶进武安市社会福利院。车子行驶中小心地避开地上的沙石和水泥,新建好的福利院还在进行最后的路面硬化,路的尽头是亲临现场指挥调度的武安市卫生局局长。

资料图:李利娟。 资料图:李利娟。

  车辆稳稳地停下,下来了两三个小孩,护工赶忙上前抱住自己负责的那个。

  武安市社会福利院院长许海梅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当天,小孩们的状态总体很好,没有人哭闹。来到新家后,院方还给每个孩子都拍了照片。照片上,孩子们眼神晶亮。

  中午,69名原爱心村孤儿全部被安置完毕。在新家的第一顿,他们吃的是饺子。

  此时,被关押在邯郸第三看守所的李利娟“由民警搀扶着出来”,会见了自己的代理律师沈伟歧。她坚称自己无罪。

  “不应当获得的许可证”

  也是在同一天,武安市民政局局长黄利斌被免职,河北省武安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冀彦军成为新任局长。武安市委书记吩咐他:“重中之重的任务是,福利院一定不能出任何问题。”

  除黄利斌外,该市民政局另两位前任局长也受到党内警告和行政处分,民政局还有三位官员也受到处分。另外,该市行政审批局也有四位官员受到处分(包括该局局长)。截至目前,该市已有至少十位官员被波及。

  武安市民政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官员被处分,与李利娟爱心村“不应当获得的许可证”有关。 按照民政部《民办非企业单位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规定,连续两年不参加年检,必须予以撤销登记并公告。

  也就是说,在李利娟爱心村2014年、2015年未参加年检后,就应该撤销其《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而爱心村的证书不仅当时没有被撤销,还续办了这个证书。爱心村也没有被及时取缔,而是继续经营。

  前述民政部门负责人说,该市多位官员被处理,正是因为他们违规为李利娟的爱心村办理了证件。 他还透露,在2018年3月申请办理新证时,李利娟使用的是一个无效的证件。而行政审批局在收到这个无效证件后,“下面人把关不严,具体细节没有注意到,就换发了新证”。

  被取缔的爱心村

  时间倒回到5月4日。上午9点,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办公室内,听证会如期举行。

  针对是否撤销爱心村的登记证书,涉事双方各自出示了证据。审批局称,爱心村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度未报送年检材料,因此要求取缔。

  李利娟则通过媒体公开质疑,2006年11月,她在武安市民政局首次办理了《民办非企业单位证书》,注册成立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业务范围是收养孤残儿童、养老服务,开办资金80万元。

  此后每年都按规定年检,并于2010年进行了首次换新。四年有效期过后,在2014年再次换新时,时任民政局局长称,由于便民简化程序,此后无需再年检。

  李利娟说,从2014年到2018年,她每年都会问民政局主管领导,是否需要年检,对方都说不需要。

  2018年3月30日,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证书》再次换新成功。然而,不到一个月后的4月22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向李利娟发出通告,以没有年检为由决定撤销证书。

  会后半小时,《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正式送达。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规定,依法撤销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当天)接近中午时,十几辆大巴车载着100多号人进入爱心村,孩子们被接走,5个人被抓,护工全部被遣散。”爱心村唯一的留守人员谢远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根据官方通告,5月4日上午,由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卫计等部门和午汲镇政府,对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

  民政局新任局长冀彦军指出,此次取缔爱心村,与全国范围内的扫黑除恶行动有关。

  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此前,每年公安部都会开展打黑除恶行动,但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直接发文,尚属首次。

  武安市公安“彻底动起来了”。冀彦军说:“不管是什么(势力),违法都要严惩。”

  按照武安公安机关的说法,李利娟涉嫌敲诈勒索罪、伪造印章罪、诈骗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

  5月4日,在爱心村取缔现场,有关部门经清点发现共有74人(不含工作人员),其中孤残儿童、婴幼儿71人(多为学龄前儿童),已成年的有3人。

  “这71名儿童,是取缔时真正住在爱心村的。”冀彦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经公安查证,爱心村的户口本上有100个人,这与此前李利娟对外宣称收养的118名残疾孤儿弃婴不符。

  而据教育部门调查发现,71人中,有32名开橡胶塑料发票孝感学龄儿童虽是李利娟爱心村的“孤儿”,但实际上都有父母或法定监护人。

  冀彦军表示,其他地区的一些家长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在武安上学,就找到李利娟,让他们在爱心村落户,从而在本地读书。

  还有群众举报称,李利娟用亲戚的孩子“扩充门面,骗取低保”,“这些孩子并非真正的孤儿。”

  对此,李利娟的亲生儿子韩文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辩称,以前在爱心村落户的孤儿长大后有了子女,这些子女也可能落户在爱心村。“所谓亲戚的孩子是这种情况。”

  冀彦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安部门正在迅速核对爱心村孩子的身份。具体的核查工作则需提审李利娟以后,才能根据提审结果进行逐个核查。

  另有举报称,爱心村涉嫌收养被拐卖儿童,李利娟一直想方设法躲避执法部门的检查和监管。但对于这项指控,目前还没有相关的证据。

  公安部门已经对爱心村内的全部儿童进行了采血,与全国范围内的血库进行比对。血样和指纹也将录入全国公安机关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

  爱心村被取缔的新闻公布后,截至目前,已有四名孩子的父母主动找到福利院,请求比对血样。有一名年龄较大的孩子,已经与自己的亲生母亲相认。据了解,这位母亲此前因精神问题将孩子遗弃,身体恢复正常后就想要接回孩子。

  敲诈勒索?

  5月5日深夜,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被警方从北京带回武安。

  据其子韩文的说法,被带走时,李利娟正带着几个孩子在北京看病。警方在酒店中找到现金67万元。李利娟家人称“这是给孩子看病的钱”。

  同一天,微信公号“新武安”发布长篇文章《从冰山一角看“爱心妈妈”李利娟的两面人生》,文中列出李利娟敲诈勒索的多起案例:一次,李利娟在某宾馆乘坐电梯,以电梯不稳造成其腰部损伤为由,讹诈宾馆17万多元。从宾馆出来住到医院,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多万元。

  蓝天宾馆一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事发生在2013年6月18日晚。当晚,李利娟携家人在蓝天宾馆餐饮部吃饭。在乘坐电梯上至五楼的过程中,电梯由于故障突然发生“抖动”,停顿了三四秒后继续上行。电梯开门后,有七八名服务员在门口迎接李利娟,送其至定好的包厢。李利娟和家人吃完饭后离开蓝天宾馆。

  晚上11点多,他突然接到值班经理的电话,说“四霞子(李利娟在当地的绰号)找人把门堵了”。

  被堵的是蓝天宾馆的正门,十几个年轻人在那儿堵着,不让人进,不让车出,持续了两小时左右。

  蓝天宾馆派人连夜将李利娟送至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

  在李利娟亲人的口中,《中国新闻周刊》则听到了故事的另外一个版本:当日坐电梯时,电梯突然剧烈“上下抖动”,于是李利娟拨打了119。从电梯出来后,李利娟没有去包厢里和朋友吃饭,“她难受得不行,由几个孩子背着从楼梯里走下来的,然后直接去了医院。”

  蓝天宾馆负责人说,李利娟后来以腰部损伤为由,在医院住院近一个月。蓝天宾馆承担了她的全部住院费2万元,还与其签订赔偿协议,私下赔偿15万,加起来一共是17万元。

  前不久与一个格力项目发生的冲突,又将李利娟推到了风口浪尖。

  李利娟在一份情况说明中称,早在2018年2月,她就发现有人在自家矿上挖土施工,后来得知,是因为格力项目入驻武安市工业园青龙山产业园,要将十几个工业高压供电铁塔迁到这里。格力施工的地方,位于李名下两处铁矿之一的白家庄村北铁矿矿区范围内。

  李利娟指称,十几个高压线杆塔要迁入她的铁矿,高压线也要经过爱心村上空,但当地工作人员拒不提供迁移项目手续,便强行施工。而自己只因提出意见,便有了因“未年检”撤销爱心村登记证书的下文。

  李利娟承认,此前因协商未果,且对方从未停止施工,所以她两次阻止施工。

  4月1日,冲突升级。据李自述:“施工人员见我来阻止施工,打了个电话,不久就来了五辆警车(其中两辆未挂车号牌) ,以及十多名身着制服的警察 (只有一人佩戴有警号),要求我停止阻工行为。我的十多个家人和孩子们也很快来到现场。随后,双方围绕施工与停止施工,发生了激烈的言语和肢体冲突。”

  官方通告则指称,李利娟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以达到其索取钱财的目的。

  “新武安”公布的一张照片中,一个深2~3米的基坑中,两个小孩枕着胳膊,躺在坑底。

  李利娟质疑说,根据国家《矿产资源法》相关规定,地表建有电力设施的矿区,禁止矿产企业开采地下矿产资源。她认为,随意在其探矿权勘查区内架设供电设施,压覆了国有矿产资源,侵犯了其矿产资源开采权,“让我投入的数千万勘查费用亦付之东流”。

  但据多方信源证实,格力施工地所在的是白家庄村北铁矿,李利娟只有探矿权,并没有采矿权。

  2014年,武安某乡镇党委书记在给一个大型光伏发电项目选址时,同样遇到李利娟的干扰。

  该党委书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利娟采取设路障,干扰工人正常施工等方式纠缠,并声称自己在项目所占山地开广告费发票江门上种树10万棵,施工损害了其中的1.3万棵,因此索要2000万元补偿。

  当李利娟把承包协议放到党委书记面前时,“我甚至有点想笑,”这位书记说,“文件上说她承包了马鞍山100万平方米的山地,换算下来是1500亩土地,但整个马鞍山加起来才350亩。”

  2016年腊月,李利娟派人在党委书记家砸门,在门口做饭,持续十几天。党委书记出于无奈,只能让妻子和孩子去酒店暂避风头。

  拒绝与政府合办福利机构

  5月10日,武安市公安公布最新调查进展:现已查明李利娟名下有各类银行账户45个,存有人民币近2000万元、美元约2万元。后又查获人民币现金113万元、美元现金3.4万元。另外,还在其住处查获医院诊断证明专用章和其他单位公章8枚,其中3枚已经认定系伪造的印章。

  上世纪90年代,李利娟还不到30岁。她和前夫离了婚,独自一人带着儿子韩文来到上泉村,和别人一起承包铁矿。

  那时候的武安人几乎人人都在采矿。李利娟和别人一起承包的鑫森铁矿每天能够采矿一二百吨,按照每吨八九百元算下来,一天就能赚近十万元。

  那时候的李利娟算得上“富婆”,在市火车站旁边有个两层独栋小楼,还有三辆面包车。

  韩文当时只有七八岁,吃穿不愁,但看不到妈妈。“她每天早出晚归,我没人带,就去各个姨家住。”

  1996年5月9日,韩文发现家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姐姐。

  这是李利娟在矿上遇到的孩子,据说父亲因为矿难死了,母亲跑了。小女孩没人要,脏兮兮地坐在地上。李利娟看她可怜,就带回了家。这是李利娟收养的第一个孤儿。

  陆续的,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小姐姐来了。李利娟后来反复对媒体说她的心路历程:因为亲生儿子差点被吸毒的前夫卖掉,自此之后,她看见孩子就觉得亲。

  2006年5月,《燕赵都市报》一篇《李利娟:16个孤残儿童的爱心妈妈》让她彻底出了名。名誉,捐赠,同情,敬佩,而更切实的好处是,孩子们的户口问题随之迎刃而解。

  2006年11月,她顺利拿到了民政局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证书》,有了这个证书,就可以去申请办理孤儿的落户。报道发表前,李利娟因为孩子户口的问题,已经跑了两年。

  刚开始收养孩子的时候,李利娟没想那么多。等第一批收养的孩子到了入学年龄,她才发现,没上户口就无法入学,这才急了。

  2006年的一天,李利娟冲进了正在开人代会的武安宾馆,大声嚷嚷着要见市长。她堵住会场出入口,不让人进出,保安拖也拖不走。她对着会场吆喝:“你们不是开人代会吗,怎么不替人民解决问题,我死在这里也要见市长。”

  李利娟说:“别人不是说我威逼政府吗,就是为这事儿开始的。”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说:“为了孩子,我必须强悍。”

  一位政府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李利娟利用自己的名声和外人的同情,采取一些胡搅蛮缠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非常让人讨厌”。

  有一位与她接触较多的媒体记者评价她:“为了孩子,有时候会有一些不择手段。”

  但李利娟的家人能够理解她,认为她真的很难。2007年前后,铁矿收益锐减。此时,李利娟的孩子已经增加到30人。2006年报道刊发后,开始不断有人将婴儿扔在她的家门口,她则一律收下。

  婴儿的奶粉钱,残疾幼童的治疗费用,年长孩子的上学费,护工的工资,再加上矿价暴跌,李利娟开始捉襟见肘。她卖掉二层小楼,在自己的矿上盖起平房,并于2008年正式搬入现在的爱心村。

  2013年,河南兰考的一场大火,将民间福利院的问题推入公众视线之中。民政部随后发文明确规定,社会组织和个人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社会福利机构收养孤儿或者弃婴时,应当经民政业务主管部门逐一审核批准,并签订代养协议书。

  武安市民政局社政科科长赵文刚称,2013年河南“袁厉害事件”之后,邯郸市民政局一位处长曾经去爱心村做工作,希望李利娟带领孩子搬到公办的福利机构,由她担任负责人,和政府合办。但是,这位处长在进入爱心村后,被限制人身自由近两个多小时,后来经民政局工作人员协调,才被放出。

  李利娟说,她拒绝的原因是武安市儿童福利机构与老年福利院在一起,很不方便。当时,武安市还没有独立的儿童福利机构。

  武安的“独立王国”

  冀彦军则认为,李利娟拒绝合办是为了逃避监管。

  “新武安”指出,爱心村几乎成了武安的“独立王国”,“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

  而民政部对儿童福利机构有严格的规定,对食品、卫生、消防、床位以及护理员的配备都有最低标准。

  前几日,公安在搜查爱心村时发现大量过期奶粉,全部过期一年以上。媒体去福利院采访前爱心村孤儿,有孩子说:“喝了以后拉肚子,不过喝时间长就习惯了。”

  武安市社会福利院院长许海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刚来的时候,小孩们头上全是虱子,无论男孩女孩,一律剃了寸头。”

  据了解,爱心村新建的主楼于2017年6月刚刚落成,资金来源是香港爱心人士的捐款。新楼共两层,红瓦黄墙,四人或六人一个房间,上下铺,有中央空调。

  而在此之前,孩子们住在主楼前的两栋平房里。炎热的夏季,每个房间能“睡无数人”,原爱心村孤儿萍萍这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这样的条件,按照国家新规,年检很难通过。有政府官员透露,从2013年开始,民政部主管告诉李利娟不用年检,也有他的难处,“要检也检不过,取缔也取缔不了,能怎么办?”

  对于为何多年来爱心村既没有得到有效监管,也没有被责令取缔的问题,民政局社政科科长赵文刚解释道:“因为她是公众人物,我们一直比较谨慎。”

  事实上,2006年以来,表面上看,李利娟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一直不错。据媒体报道,从发现弃婴报警,到核查父母线索,送医院检查,爱心村都享有一条“绿色通道”。如果警方未能找到孩子父母的任何线索,最快的时候,发现弃婴的当天就可以开具接处警证明。民政局会在收到接处警证明与爱心村的“户口申请”后开具证明,使孩子顺利落户。

  此外,据武安市民政局透露,近年来,民政局给爱心村符合条件的89人足额城市低保,每人每月560元;给符合条件的17人残疾人生活补贴,12人享受残疾人护理补贴;按季度给予生活口粮救助,湖南粮油发票每季度50袋大米,50袋面粉;自2013年2月始,每天送水3车;自2013年起,每年冬季市政府特批30万元用于冬季取暖和孩子们上学租房等。

  据统计,2017年,民政部门发放给爱心村的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多元。

  因此,对于爱心村里有些“孤儿”其实有监护人的问题,加上李利娟名下的45个账户,有人不禁质疑,她涉嫌骗取低保。

  李利娟的大姐李翠解释,这45个账户里的钱都是孩子们的低保钱,是李利娟留给孩子们的。“她经常对我们说,我死了,这些钱给孩子们用,谁也不能动。”

  李翠说李利娟身体不好,患淋巴恶性肿瘤,去上海和北京做过多次透析。“别说一百多个孩子,一个孩子出事你试试?你听说过袁厉害吧,她落下了什么名声?”

  据了解,目前河北省和邯郸市扫黑办都在督办此案。

  南关街是李利娟出生长大的地方。她原名李艳霞,武安市人称呼她为“四霞子”,有点痞气,和江湖上流传着的“南关街一霸”形象吻合。

  李翠摇头叹气:“如果她不是这么强势,不怕天不怕地,不会这样。”

  除了强势,众多受访者提起她,会语气复杂地评价:“聪明!”“很会点到为止。”

  前述武安市政府官员试图分析李利娟的“套路”:“李利娟把荣誉弄到手之后,政府在做这个事的时候有很多顾忌,不动她,有问题,动她,就带来一堆事。所以,有时候大家也就屈服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1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相关报道:开建材发票毕节
相关报道:开橡胶塑料发票孝感
相关报道:开广告费发票江门
相关报道:开服装发票广安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